雷竞技高华 中国表业的Intel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02 02:54    

  2003年9月5日,中国第一块采用电波钟表技术的原子时表在成都面世。著名策划人陈惠湘对此的评价,用到了“革命”一词,“石英表的出现是全球钟表业的一次巨大革命,而电波表的出现将是又一次的巨大革命。”

  “革命者”是西安高华电气有限公司。让高华得意的是,这是中国第一块原子时表,也是中国钟表行业第一次采用一种全新的时间技术―电波钟表技术。高华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成了中国电波钟表市场规则和标准的制定者。

  作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高华是如何一步步“控制”中国电波钟表行业的呢?

  如果不是因为电波表,这家远在西安的公司可能不会如此受人关注。高华于1998年成立,其母公司是西安高科(集团)公司。就像大多数在市场中苦苦寻找生存发展机会的新公司一样,高华先后涉足了微电子、系统集成和智能建筑、电力电表、热能工程、石英晶体谐振器等诸多领域,虽然已经做到了年销售额1.5亿、总资产1个亿的规模,但也是小富,离在市场上呼风唤雨还是差得很远。而现在,电波表给了高华“一步登天”的机会。

  1999年,高华偶然发现国外的电波表十分流行,电波钟表已占德国钟表市场40%以上的份额,英、美、日等国的消费热点也转向了电波表。在中国,电波钟表市场几乎为零。这个发现让高华心动不已,市场空白就意味着新的商业机会。1999年6月,高华开始着手进行电波表项目的研发。

  从技术层面来讲,电波钟表技术因为时间精确、自动调准时间和没有积累误差而被业界认为将取代石英钟表的下一代计时工具。日本电波表号称10万年内误差不超过1秒,而高华的VICIS威赛世号称30万年内误差不超过1秒。

  2001年,高华做出了中国第一台电波钟,并赠送给了中华世纪坛。2002年上半年,高华推出自有品牌原子钟芯片“大秦”。

  高华的目的并不是简单地开发出电波钟表产品,它更大的“野心”是要垄断电波表的资源。在这一技术中,时码授时信号发射台的建立和信号传递成为了必需的技术前提,目前全球仅德、美、日、英4个国家掌握这一技术,每个国家授时编码的方式各有不同。高华的参与使中国成了第5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

  在国内,电波授时的标准编码BPC码(中国时码)由国家授时中心和高华共同研制,电波时间信息则由国家授时中心授权高华发布。在高华与国家授时中心的协议中,高华独家拥有BPC码的15年授权发布时间,同时也拥有独家建设和使用时码授时信号发射台15年的期限。目前高华除了与国家授时中心在陕西蒲城建设了一个时码信号发射实验台以外,还计划在江西和辽宁另建两个发射台,基站的辐射半径为700公里,基本上可以覆盖大陆地区。

  这些局布好以后,意味着高华因此成为国内惟一全面掌握电波钟表技术,雷竞技对同类产品的技术和规则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在“垄断”了中国低频时码资源,控制着BPC码解码芯片的核心技术后,高华开始到处游说,从2002年上半年开始,高华先后与飞亚达、罗西尼、北极星等国产钟表企业接触以寻求合作,希望自己的标准能被他们同意,大家一起做大电波钟表的蛋糕,但均是无功而返。

  这让高华总经理周保民郁闷不已,他心里也清楚,一个新产品的开发和生产需要投入比传统产品更多的资金,而后来的企业想获得电波钟表的入场券,必须与高华合作,这其中包括采用高华的解码芯片、使用高华的基站等等。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打工,情面上说不过去,而且电波表是一个新兴的市场,教育和培育市场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这笔账国内厂商心里都清楚。患得患失的心理使众多钟表企业持着观望的态度。

  但在这个时候,日本表业巨头西铁城和卡西欧却抛出了橄榄枝。西铁城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追着和高华合作,周保民去了三趟日本,从来不觉得约见西铁城社长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2003年9月5日,高华与西铁城签署了合作合约。

  按照高华与西铁城的协议,高华将与西铁城合作开发控制软件,并交由西铁城生产芯片和成表,以约定的价格返销高华,西铁城也可贴牌向国内市场销售,高华从中收取一定费用。

  对高华来说,能“傍”上西铁城这样的行业巨人是一个莫大的利好消息。借西铁城之力,高华既能将产品成熟化,又带动其他国内钟表企业跟进,最终引爆电波钟表市场,这才是其真实的目的。对于手握核心技术但不善整表销售的高华来说,其真正的目标还是BPC解码芯片市场。

  西铁城“屈尊”与高华合作,也有它自己的算盘。西铁城目前是世界最大的手表生产公司,2002年在全球的手表销售量为3.212亿只,而在中国市场,西铁城的成品表一直高居进口手表销售量第一名,其手表机芯更占我国进口机芯的50%,是我国手表业使用最多和最广的机芯。西铁城心里清楚中国这个巨大的新兴市场对它意味着什么。另一方面,电波钟表市场在全球方兴未艾,西铁城选择高华这样拥有垄断资源的中国企业合作,意味着自己不用花费巨大的成本,就能在高华的技术基础上全面介入中国电波钟表市场。

  高华的野心很大,它把自己定位为未来中国钟表业的英特尔,这意味着凡是希望进入中国钟表业的企业都得购买高华设计的机芯芯片。

  为了预热市场,高华在9月初向市场投放了9999支VICIS威赛世原子表,每款售价4680元,它的目标是与石英表争夺高端市场。在无国内企业响应的情况下,手握最新技术的高华只能独自开拓电波钟表市场。高华已在全国20多个省市设立办事处,雷竞技并将与当地钟表销售企业建立联盟,全面推广电波钟表。但高华的难题还在于自己一只脚刚刚踏入钟表业,这个行业将与什么样的方式来迎接一个新手?跟罗西尼、飞亚达等老牌厂商比起来,高华首先面临的是渠道问题。从一无所有到搭建一个完整的销售渠道,路途漫漫,这中间需要大量的财力和物力的投入。而在团队方面,高华进入钟表业的时间比较短,人才的缺乏会不会成为高华发展的掣肘?对于这样一个怀抱远大理想的国有企业来讲,资金、体制等诸多问题也是它实现梦想要面对的问题。

  “我们的优势在核心技术,终端销售并不是我们的擅长。”周保民承认,“如果只有高华来做市场,那么即使有最先进的技术,也难免失败。”想做中国表业的英特尔?对于高华来说,可谓前路漫漫啊。

  所谓电波钟表技术,指的是通过外界电子授时信号对钟进行自动校准,由标准时间授时中心将标准时间信号进行编码,再将时间信号发播出去。钟表通过内置的微型无线电接收系统接受该这一时码信号,由集成芯片进行时码信号解调,从而自动调节钟表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