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业巨变中的斯沃琪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6-15 19:51    

  回顾以往,每当经济大环境动荡,传统高端制表就必须经受人们怀疑的目光。TIME TO MOVE展至少向人们宣示了高端制表的活力。

  5月中旬,TIME TO MOVE展在瑞士甫一亮相,立刻受到业内瞩目。这是斯沃琪集团于5月14~16日在瑞士洛桑举办的专门针对媒体的新品展示。去年7月底,斯沃琪集团决定退出巴塞尔展,直到其他各品牌已经在各大市场做了不同形式的销售与宣传推广之后,它才在TIME TO MOVE展上,将一直雪藏的旗下六大品牌的新产品集体曝光。

  TIME TO MOVE为什么重要?因为它专门展示了宝玑、宝珀、格拉苏蒂原创、海瑞温斯顿、雅克德罗、欧米茄等6个最为高端奢华的品牌新品,集团高层甚至亲自出马做讲解,新品透露出许多关于未来的设想。

  对于正经历着行业巨变的高端制表业来说,斯沃琪集团对未来的判断依然非常乐观,而且认为有很大的发展余地。那么,更重要的是,2019新品究竟揭示了什么样的新潮流呢?

  首先是复杂与奢华的融合。近年来,瑞士各大表厂明显放慢了研发复杂机芯的脚步,一个原因是它们往往艰涩难懂甚至不为行家理解,所以没有多大的市场需求。看到宝玑最新的5395,人们或许会立即被它的超薄镂空,加上手工机镂雕花,以及优雅旋转的陀飞轮所吸引。而行家眼里的门道更多——会指出美丽细节中的复杂机械结构,3毫米加自动上链与陀飞轮机芯本来就是业内极致,最大限度的镂空更是考验制作者技艺与对机芯结构的理解。

  另一个更加直观的例子是海瑞温斯顿。史诗陀飞轮10号四陀飞轮53.3×39.1毫米的巨大长方形尺寸让人过目不忘,半透视的盘面突出地展示着四角的陀飞轮——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款拥有4个陀飞轮的表。以这样一个堪称全场(恐怕也是今年)最复杂的陀飞轮表向该系列推出十周年致敬也算给力了。

  其次,优雅地复古,但不失其功能性。虽然这些年各家古老的瑞士表厂纷纷通过复刻来吸引自己忠实的买家,不过要让每个细节臻于完美,并且完美契合那些传奇历史故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宝珀复刻了自己在上世纪50年代末为美国空军设计的专业表款——空军司令计时表,展示出其潜水之外鲜为人知的新传统。该表拥有诸多特别的复古细节,如所配备的“逆时”旋转表圈:当时的飞行员在起飞前完成设定,以便即时读取精确的燃油可用时间,以保证正常飞行。格拉苏蒂原创1960年代系列惹人瞩目的全新橙色盘面,其色彩并不均一,而是由中心到边缘从金黄色到火橙色、红色,再到最外围的黑色——细腻的色彩层次徐徐展开,让人想起那个时代十分流行的装饰工艺。事实上,这种迷人色彩组合工艺出自德国著名的珠宝之城普福尔茨海姆,品牌在此拥有自家的表盘厂,而且坚守着日渐稀少的传统工艺。

  再次,设计细节的变化多端。这恐怕是最困难的工作,因为要让自己引为自豪的细节做出变化本来就不易,还要让人能够迅速接受,更是难上加难。欧米茄今年为自己多年以来的主力款式,海马Diver300M配上了各种不同的表圈、盘面、表带与诸多不同功能的机芯,从最为清爽简洁的白盘黑圈三针款,到奢华的金壳计时款。看似与旧款大同小异的整体外观下,变化了的盘面波纹、陶瓷计时按钮、柔和的金属表壳与表带连接等,让行家能够看出许多让人欣喜的变化。雅克德罗为自己标志性的“8”字型盘面大秒针(Grande Seconde)系列补上了计时表这一重要的“缺门”,非对称的偏心式盘面设计加上4点位的表把,让这款本来偏于古典的风格多了许多现代的味道,仔细看它的细节又不失其优雅精致的传统。

  回顾以往,每当经济大环境动荡,传统高端制表就必须经受人们怀疑的目光。TIME TO MOVE展至少向人们宣示了高端制表的活力,品牌有信心将新品投入市场并且真正卖掉,这一点尤其让业内外爱表的人士宽心甚至欣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