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业巨头重定机芯版图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6-21 14:36    

  “中国人越来越爱机械表了!”重庆瑞皇名表的总经理吕阿东先生对记者发出这样的感叹。吕阿东说,今年自己在巴塞尔订购的表款中,70%被机械表占领,而去年机械表所占的比例则在60%左右,一下提高10个百分点,已是相当大的数量提升。不过,吕阿东表示,今年的订货来得并不轻松,其中一个原因是目前机芯供应的紧张或多或少影响到手表的量产。

  3月8日,第40届BASELWORLD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正式开放,来自世界各地的钟表品牌商、经销商、专业买家、参观者以及媒体记者汇聚在160000平方米的展场内,开始为期8天“讲表、观表、听表、订表”的漫漫征程。

  可追溯到1917年的BASELWORLD一直被誉为钟表珠宝界的“奥斯卡”,它是全球范围内钟表珠宝行业最重要、最盛大的博览会,展出一年最新的产品、最新的设计和最好的改革。今年,重庆晨报再一次派记者亲赴巴塞尔前线采访,为读者传递第一手钟表资讯,从巴塞尔的表展趋势中,分析2012年的钟表市场动态,展示今年全新的表款。为满足以中国为首的市场对瑞表日趋增长的需求,品牌们加速“自给自足”,一边加速收购手表零件厂,一边掐断零部件的特供。

  机芯的短缺主要指斯沃琪集团下的ETA机芯近年在逐渐减少对外部的供应量,也许某一天突然停止对外供应也不足为怪。这会引发两个现象:其一,对于长期依赖ETA机芯的品牌,短时间内也许会遭遇生产困难;其二,对于斯沃琪内部品牌来说,由于以前对外供应的部分转为内销,因此会催生集团下中高端品牌在产量及销量上的提高。另一方面,这也给日本、中国等大的机芯产地带来好消息,使国际化产业达到融合。

  每一个品牌从生产到贸易都有一个整合的过程。过去的钟表产业以独立的、作坊式的形态呈现,而现在,集团化的经营模式占领了主导。品牌近两年收购钟表零件生产工厂现象多,这是产业发展的必然。集团希望能控制这条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而市场也需要品牌去收购从而在大的集团背景下简单运作。

  在3月7日结束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上,瑞士联邦委员会委员在讲话中表达了BASELWORLD对瑞士经济发展的重要性:2011年瑞士腕表珠宝的出口量增加到193亿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1346亿元),成为第三大最重要的支柱性行业,而出口量中超过90%的份额来自于展会的交易。

  “中国人越来越爱机械表了!”重庆瑞皇名表的总经理吕阿东先生对记者发出这样的感叹。吕阿东说,今年自己在巴塞尔订购的表款中,70%被机械表占领,而去年机械表所占的比例则在60%左右,一下提高10个百分点,已是相当大的数量提升。不过,吕阿东表示,今年的订货来得并不轻松,其中一个原因是目前机芯供应的紧张或多或少影响到手表的量产。

  面对瑞表日趋增长的产量,以及以中国为首的市场对瑞表的大量需求,不少品牌和集团都嗅到了在这样的时刻,“自给自足”的重要意义,他们一边加速收购手表零件制造厂,一边掐断了零部件的快供。

  巴塞尔现场,爱马仕发出令品牌引以为傲的消息,今年,爱马仕有了自制机芯,并分别搭载在新款腕表上。记者在展场了解到,爱马仕全资收购了一家表盘工厂,而去年底还入股了一家生产表壳的工厂。

  有媒体报道,路易威登在前不久收购了一家位于日内瓦的表盘工厂,并将自己的制表基地也搬到了日内瓦。德国表格拉苏蒂也在1个月前收购了一家配件工厂。用他们的话来说“再不下手资源就要被抢完了”。收购这件耗钱的事,近两年在资金较为雄厚的高端品牌中轮番上演着。尽管起初在机芯运用上以集团内部资源共享的运作模式达到成功,比如LVMH集团的品牌多用真力时的机芯,斯沃琪集团品牌则用自产E-TA机芯,但掌握机芯及其他零部件的生产主动权才是当下市场的重要步伐。

  一切举动的根源也许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说起。那时石英表肆虐,很多人以为机械时计将会成为历史,便将设备卖掉,令今日多数表厂失去了生产整个机芯的能力。于是,买机芯,便成了一种业内惯例。然而,钟表界的大佬———斯沃琪集团主席海耶克先生在2002年发表了一个震撼性的宣言,2006年斯沃琪集团旗下的ETA机芯厂将不再向斯沃琪集团以外的腕表商提供机芯。虽然后来经过了协商,但ETA机芯厂逐年减少机芯供应量却成为许多瑞士表厂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现在,高档钟表品牌已从追求“自制机芯”发展为追求“全套自产”了。瑞士梅花表总裁丹尼尔·史洛普先生说:“哪怕是简单的表扣供货不足,也会影响全年的手表生产总量。”这样看来,品牌追求更高安全系数的生产保障就不难理解了。不过,当品牌们以组合式的“全面自产”现身市场时,有多少消费者会为此买账呢?

  如果说所有的钟表珠宝业巨头们一年只聚会一次,那就是这一次,在巴塞尔,春暖花开的时候。如果说所有的钟表记者一年只出一趟远差,那也在这里,BASELWORLD。登上上海飞往苏黎世机场航班的那一刻,便注定这场战役不同凡响。

  还未坐下,满目的中国人让此次行程带了点“穿越”意味,恍惚间怀疑是不是中国团队的巴塞尔专航。代表钟表珠宝品牌的中国工作人员,奔着订货而去的中国经销商团队,还有大批中国媒体记者分散在机舱的各个位置,三大团队在这里会师,结群向巴塞尔“进军”。

  一位中国记者回国后因被误会此行是享受之旅而在自己的微博上给自己“平反”,没想到竟引来各路记者们集体悲鸣,纷纷在微博上大吐苦水。他们中,有直立着来杵拐杖而归的,有采访途中因发高烧而躺在展厅角落被过往行人观瞻的,而常态是拖着装满品牌资料的行李箱满场狼狈奔跑……所有经历过的记者一致表示,这是苦差!

  所有经历过的记者也一致认为,这是一场一旦经历便无法自拔的美差。手表总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将你吸引进它的世界。你发现,每经历过一次巴塞尔,就对手表更多一层热爱,徜徉在时间王国里,快乐在滴答声中来得如此简单。但这种感觉只能意会,很难言传,只有真心热爱才能发出共鸣。

  看点一 中高档钟表紧抓中国市场。欧债危机影响下,中高档钟表品牌都将目光投向中国这个庞大市场,而讨好中国的方式则是充分利用中国元素以及抓住中国人的消费习惯。于是今年,天梭的龙表、四季音韵系列怀表,宝珀的首款中华年历表,以及施华洛世奇已于去年在中国市场测试成功的男表系列等新表的推出,都是最好的应证。

  看点二 女装表款全面出击。今年的巴塞尔表展选择在3月8日开展,自然让人引起一番遐想,而各品牌在女表上的全面出击也如天意般巧合。值得一提的是,一向以男表为主的豪雅,今年特别请到好莱坞女星卡梅隆·迪亚兹代言女表系列,并在巴塞尔表展上隆重推出Link系列女表,与同系列男表形成一对。

  看点三 奢侈品牌进军高级制表领域。今年,以箱包、服装、珠宝等为主营业务的奢侈品牌开始着力高级制表领域。如果说去年巴塞尔表展上路易威登的表现令人钦佩,那么今年,香奈儿、爱马仕、宝格丽的专业表现也同样受人瞩目。

  看点四 复古与科技并行。一边是简洁流畅的复古表款,一边是融合复杂功能未来感十足的夸张设计,两种完全相异的风格在今年都有出彩表现。复古的表现以浪琴最为亮眼,今年正值浪琴表180周年,品牌不但在巴塞尔表展上举办180周年历史回顾展,还以4款全新复刻表的推出作为纪念。

  以皮具著称的奢侈品牌爱马仕在高级制表领域有了新突破,2012年新款Arceau系列女表有了新尺寸,并首次搭载品牌自制机芯。

  ▲宝珀今年推出全球首款中华年历表,用尖端制表技艺向年代久远的古老传统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