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手表品牌大举进入中国 竞争跨入战国时代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25 04:00    

  中新网11月2日电 据美国《新闻周刊 中文月刊》报道,在1990年代,全世界只有很少高档手表制造商想过进入中国市场,而现在,几乎每个品牌都想尽办法在这里占一席之地,令“世界奢侈品手表在中国进入了战国时代”。国外奢侈品手表正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连带销售渠道、市场策略都在发生变化。文章摘要如下:

  位于北京王府井东方新天地一楼的江诗丹顿专卖店,正对着长安街,店里的顾客并不多,但往里走十米,名表城连锁店的柜台也在卖江诗丹顿。如果继续沿着王府井大街往北,新东安大厦一楼还有它的一家专卖店。江诗丹顿要的效果就是吸引来来往往的游客目光,即便不进店也会对这个品牌有所注意。对江诗丹顿和类似的高档手表公司来说,在中国城市的商业区抢占眼球,就等于抢占未来的市场。

  看来,这个方法很有效。现在,江诗丹顿所属的历峰集团旗下高级手表品牌,在中国共有300多个销售网点,分布在全国41个最为繁华的城市。该公司每年在中国内地的增长速度在15%至20%之间。他们正在努力把中国市场培育成江诗丹顿全球最大的市场。

  不止是江诗丹顿,全世界的高档手表厂商也不断进入中国。Swatch集团刚在东方新天地开了一家面积达500平方米的旗舰店,并预备年底在北京CBD银泰中心再开设该集团全球第十家、也是最大的一家陀飞轮精品店,集中展示集团旗下所有高档品牌。另外,“爱彼”也将于今年11月在北京开设一家120平方米的专卖店。而手表收藏者心目中的世界第一品牌“百达菲丽”,明年也会在北京开设继上海后的第二家旗舰店。

  瑞士艾美手表在1990年代即进入中国市场,其中国区总经理陈伟财说:“现在,公众对中高档手表的兴趣和需求正在不断提升。中国大陆正在创造出一个非常庞大的奢侈手表市场。”而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奢侈手表品牌在中国的销售渠道也在发生变化,包括争相在上海和北京开设旗舰店,以及在全国各地广设专卖店。除此之外,手表商也在想法设法改变销售策略,以满足中国消费者的品味变化。不过,中国消费者的习惯仍受到广告消费理念的广泛支配。这也是大多数世界奢侈手表品牌在中国面临的困境。以卡地亚手表为例,他们在拓展中国市场之初遇到最大的挑战,便是消费者对奢侈品牌的认知度不够。

  卡地亚华北区副总经理张锴说:“中国很多消费者都只会选择广告宣传最多或者价位最高的产品,而并不懂得产品的价值和品牌理念。”以劳力士和欧米茄手表为例,铺天盖地的广告以及世界顶级明星的代言,使得不少中国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认为它们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手表。为了增强卡地亚这个品牌在国人间的认知度,历峰集团曾于2004年9月,假北京太庙举行过手表展,并汇集旗下十个奢侈品牌一同展出,地点和规模都是一时无双。 除了宣传,价位也是手表商针对不同消费者的市场取向。例如,艾美一直以“奢侈品质、中等价位”作为市场定位,即使在数年前经济不景时,其销售业绩所受的冲击也不是很大。与此相反,江诗丹顿则一直把产品定在高昂的价位上,并认为消费者是不会单纯因为价格之高低而购买某种商品,其销售哲学就是让“产品说话,销售闭嘴”。

  消费理念的改变,除了和奢侈品牌的主动推广有关之外,也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走向海外所致。随着国人外出机会的增多,内地部分手表市场也开始往香港甚至海外流失。潘国成表示,江诗丹顿在香港的市场,一半便都是由内地人支撑的。艾美的陈伟财也说:“这并不只针对香港,这是一个国际化的问题。”为了防止市场的流失,潘国成表示部分手表商已尽量在定价方面与国外市场相近或持平。

  另外一条途径,就是拓展更广阔的内地市场。一些奢侈品牌已经开始往二三线城市发展。以江诗丹顿的品格和价位为例,它在中国东北的鞍山也都开设了专卖店。江诗丹顿香港及中国区行政总裁黎思强解释说:“中国的市场特质有别于其他国家。理论上,大城市的商机必然较多,但以我们在中国多年的理解,许多二三线城市的发展资源、物料都是大城市没有的,这让这些城市的实力变得强大,也是令当地消费能力能相当于大城市的原因。”

  陈伟财对此表示同意,并指出单独在一线大城市开发市场是不健康的。况且,一二线城市之间更可以互相影响。作为连锁店的经营者,潘国成说很多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中国民间的资产究竟积累了多少,但他举例说,在宁夏某三线城市,他们的奢侈手表的销售情况便比大城市还要好。

  潘国成说,在1990年代,全世界只有很少高档手表制造商想过进入中国市场,而现在,几乎每个品牌都想尽办法在这里占一席之地,令“世界奢侈品手表在中国进入了战国时代”。 显然,对于生产手表的商人们来说,谁最先能够掌握进入中国市场的商机,谁就能在这里分得一杯羹。然而时机,即“时间的艺术”,也就是手表的营销重心所在。(谢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