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名表团伙走私惊天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08 10:10    

  ●一个团伙走私国际名表特大案创下了走私案值3亿元人民币的天价,4年时间里采用“蚂蚁搬家”手法走私偷逃税款高达1.3亿元

  ●一个不起眼的小手袋里每次所装手表的价值超过百万元,可购一辆全新的“奔驰320”高档轿车

  ●经过数月艰苦周密的调查跟踪,2省6地缉私警察、调查人员、地方公安携手联动,3小时内将分散在广州、珠海、湛江、沈阳、长春等地的走私犯罪嫌疑人全部缉获,摧毁了一个以“一条龙”方式跨9省经营走私国际名表的犯罪团伙

  ●本案走私手法之狡猾、隐蔽警示人们:必须深刻认识反走私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只要存在市场需求,存在价差,走私就不可能灭绝

  2000年6月19日晚7∶50,长春市香格里拉酒店24层2422号房门打开,走出四五个人,随着一声“顾老大,明天见”,房门又被关上了。这一切,都被埋伏在对面房间里的缉私警察从“猫眼”孔里看个正着,情况立即反馈到了设在珠海的指挥部。

  晚8∶00整,黄埔海关侦查分局局长杨建一声令下:“开始行动!”6个行动小组迅速出击。

  长春:香格里拉酒店2422号客房门被敲开,几个身穿便衣的缉私警察出现在客房门口。“我们是缉私警察,请配合接受检查。”住客掏出证件,其中二人正是缉私警察要抓捕的一二号犯罪嫌疑人顾越、顾扬。缉私警亮出了拘留证。

  珠海:埋伏在金钟花园、丽景花园内两幢小楼附近的缉私警察分别冲入接货人李英、梁君、陆光家中,走私转运环节的当事人无一漏网。

  3小时内,6个行动小组全线告捷———列入抓捕名单的24名走私犯罪嫌疑人全部归案。这意味着一个经营时间长达4年,以“一条龙”方式走私国际名表的团伙被彻底摧毁。

  捷报传开,业内外人士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九十年代重点走私物品早已不是手表,而是成品油、汽车、化工和纺织原料等等。追溯走私的历史,手表曾经是一个时期里具有代表性的走私物品,但那已是六七十年代的往事。在几块钱就可买到一块走时相当准确的石英电子表的今天,手表走私的价值以及偷逃税款额何以能放出惊天巨量?案值3亿元人民币,偷逃税款1.3亿元人民币,这个数额令那些走私汽车的团伙都会产生小巫见大巫之感。

  事实上,创下手表走私案惊天记录的物品早已不是通常意义上用于计时功能的手表,而是一种高档奢侈消费品,被一些人用来作为身份财富的象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数万元一块甚至十几万元一块的高档国际名表在国内已拥有颇为可观的市场。而“欧米茄”手表以其超凡脱俗的设计和精湛的工艺获得了广泛的青睐。调查显示,仅1999年以顾老大为首的走私国际名表团伙在国内销售的“欧米茄”手表就多达五千多块,销售额约六千多万元。相比之下,“欧米茄”手表似乎更受东北顾客垂青。顾老大设在沈阳的办事处,1999年国庆节期间就售出走私“欧米茄”手表五百多块。

  正是国内市场对高档名表如此旺盛的需求,使得手表再度成为走私分子觊觎的目标,只不过,此类手表的价值已经可与小轿车等量齐观了。

  据了解,高档名表属于国家限制进口商品,国家对其实行许可证及配额管理制度,一块“欧米茄”手表的综合税率为46%,而在1996年顾老大团伙刚刚开始从事手表走私勾当时,名表的综合税率高达75%。显然,走私的利润空间巨大。

  1993年,35岁的顾老大离开湛江去香港申请定居,在香港注册了一家以制造乳酸菌饮料为主业的公司,但生意一直不旺。一个偶然的机会,顾老大开始接触瑞士某表业集团的业务,做起了“欧米茄”表在中国部分地区总代理的营生。1996年至1998年,他一直从事着“欧米茄”手表的“一条龙”走私勾当。1998年四五月间,顾老大因非法经营而被公安、工商联合予以处罚,但此时他的走私行径尚未被发现。被罚了500万元巨款的顾老大为掩人耳目,欺骗商家,进一步扩大销售网络,改变了经营策略。从1998年7月开始,顾老大开始实行“五·五”战略,即在营销总量中,有50%的名表继续利用粤澳直通车以夹藏方式走私进境,另外50%的名表则以一般贸易方式低报价格申报进口。为了营建“一条龙”走私网络,顾老大在广州、珠海、湛江、沈阳分别设了4个办事处,并对其进行了专业分工。珠海办事处主要负责接、发货及手表的返修业务;湛江办事处主要负责处理财务账目及套汇业务,全国各地销售网点的销售收入均汇至湛江办事处的账目上;广州办事处主要负责对华南、华东地区的销售业务;沈阳办事处主要负责对东北地区的销售业务。

  在顾老大的苦心经营之下,该团伙获得了“欧米茄”手表在国内9个省的代理权,并将销售网点逐步扩展到八十多个,形成了夹藏———转运———销售———结算———套汇“一条龙”走私的网络。

  追踪扩线月,黄埔海关调查局接到有人走私手表的举报。但举报人给的线索很不清晰,调查局为此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追踪调查。从今年5月15日起,侦查分局开始介入此案,充分利用法律赋予缉私警察的侦查权、拘留权、逮捕权和预审权,使案件的侦查有了突破性进展。

  情报显示,住在珠海金钟花园一位叫李英的女人形迹可疑。侦查员们跟踪多日,终于发现李英每隔几天就会开着那辆白色的皇冠轿车到珠海某小学附近的马路边,不一会儿,便有一辆黑色的皇冠轿车开到白车旁停下来。随后,黑车上的一个约莫近60岁左右的老头就会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掏出几个盛了东西的手提购物袋交给那女人。那女人接了货,即刻把车开到某银行珠海分行,将包内的东西存入租来的保险柜里。

  那么,这个神秘的老头是谁呢?为了不过早打草惊蛇,侦查员们一直远距离跟踪,无法看清车牌号码,只隐约看到那黑车挂着上红下白的粤澳两地直通车牌,左侧后轮上有一个缺口,前挡玻璃上贴着两张年检单。

  情报处朱处长立即派人在珠海市查找具有上述特征的黑色皇冠轿车。6月3日,终于在联安路发现了此车。根据车牌查阅了车主的出入境记录,发现车主陆亮系澳门居民,无业。几乎每天上午9点出境去澳门,中午12点左右返回珠海。通常,澳门居民在珠海与澳门之间当天往返系正常现象,一般不会引起怀疑。分析表明,陆亮正是走私链上负责转运私货的重要人物。

  经过近一个月的追踪扩线,以顾老大为首的“一条龙”走私国际名表团伙的脉络越来越清晰了。缉私警察掌握了4个办事处的办公地点、机构设置、银行账户、主要业务,以及顾氏二兄弟及涉案的其他二十余人的电话、住址、交通工具和活动规律;摸清了利用粤澳两地牌照的直通车走私手表的交接规律基本上是下午4点左右,在珠海某小学附近。

  然而,要彻底摧毁这个走私团伙,关键要把顾氏兄弟都抓捕归案,还要人赃俱获。因此,选择动手的时机显得格外重要。这个团伙的成员分散在各地,仅靠黄埔海关侦查分局单兵作战显然力不从心,必须统一指挥,协调联动才可能将走私团伙一网打尽。

  动手的时机终于来了。侦查分局了解到顾氏兄弟6月20日要在长春搞一个手表促销活动,届时二兄弟都将从香港飞到长春会合,这正是抓捕二人的最佳时机。

  2000年6月17日,顾氏兄弟同时入境,但顾老大因拓展业务原因先行飞往西安,老二则直接飞往了长春。指挥部经过周密部署,调配了6个行动小组,分赴广州、珠海、湛江、长春、沈阳、西安6地抓捕犯罪嫌疑人。按原定计划,6月19日中午12点以前将所有嫌疑人抓捕到位。

  然而,原本飞往西安的一号主要犯罪嫌疑人顾老大于18日晚突然乘机去了哈尔滨。情况有变,莫非顾老大嗅出了什么气味?经分析,我方判定顾的突然改道并非是引起了警觉,而是因为西安至长春二日无航班,飞哈尔滨是为了转道去长春。

  情报处朱处长带领的长春行动组原本定在6月18日下午3点从广州起飞经厦门抵达长春。不料,因天气不好,航班迫降温州,及至晚上又取消了飞行。

  第二天(19号),航班直到下午5:49分才降落长春机场。原定中午12点前动手的方案因天气和航班的原因被迫推迟。

  下午4点,陆亮像往日一样开着黑色皇冠去“老地方”送货。珠海行动组暂时没有惊动他,但一直将陆控制在掌握之中。直到晚上8点,指挥部一声令下,6个行动组分别在当地海关和公安的配合下携手联动,终于干脆利索地摧毁了一个经营了4年的走私国际名表团伙,将走私犯罪嫌疑人全部缉拿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