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竞技钟表业:要产量更要核心技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0-13 05:27    

  深圳是全球最大的钟表制造基地,占据世界45%以上市场份额的出口量,产量占国内钟表总产量的一半以上;全球40%以上的石英钟表产自深圳;全球50%以上的钟表产品都留下了“深圳烙印”。但与巨大的产能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深圳钟表的低附加值,大部分是出厂价1元多人民币的电子表、10元左右的石英表,以及不超过50元的机械表。与特区同岁的深圳钟表业,在产能与利润的反差中探索着明天的方向……

  1980年,深圳特区成立,深圳的钟表行业也同时开始起步。因为国内没有与钟表相关的加工配套市场,零部件只能从香港或者其他地方引进或通过其他途径获得。当时的深圳,在东门人民桥一带,形成了著名的手表水货市场。“当时广州和其他一些城市的商家,都是来深圳这边拿货的。因为当时在国内,只有深圳才有新颖的石英表。”在说到深圳钟表行业的起步历史时,已经在钟表业摸爬滚打了近三十年的朱老板这样说。

  张阿姨是嘉汇国际钟表市场里面一间店铺的负责人,从1989年开始,张阿姨和她的爱人就已经踏入钟表礼品的生产销售这行,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的从业历史了。

  张阿姨夫妇一开始在广州番禺开电子厂,1992年,他们搬到深圳,继续做他们的礼品电子表的生产和零售生意。张阿姨回忆以前的钟表生产情况时说:“当时生产钟表的厂子特别多,光在番禺,这种厂子就有好几百家,深圳这边就更多了。”

  一开始,深圳主要是承接一些简单的加工装配业务。到了1987年,一些钟表配套的专业厂家,如表带厂、表盖厂、表玻璃厂等等,开始在深圳投产,深圳逐步摆脱了只是为香港厂商加工装配的被动局面。随着深圳产品质量的不断提高,一些科技含量较高的钟表配件也开始在深圳生产,如步进马达、石英晶体、液晶显示片、集成块等。

  深圳钟表业也在激烈的淘汰中涌现出一批知名企业,现在深圳钟表的龙头,如飞亚达、依波等品牌,也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起步的。1987年12月,飞亚达创立。当时的飞亚达仅有186万元注册资本、20平米厂房、9名员工。飞亚达前总经理徐东升将创立至1993年称为飞亚达的初步成长期,“创立第二年就实现盈利120万元。”他将这段时间的成功归结为,适逢国内经济从物资匮乏到需求增长,注重产品质量和品牌的飞亚达定位于中高档手表,有效满足了市场。

  在这条路线下,质量和品牌成为飞亚达最重要的产品识别。1993年6月,飞亚达A、B股股票同时在深交所上市,飞亚达成为中国钟表行业惟一一家上市公司,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起,飞亚达就一直稳居国产手表第一的地位,“一旦拥有、别无所求”,飞亚达这一句广告词在很长一段时间让人耳熟能详。

  经过二十几年的发展,深圳已经成长为中国内地最大的钟表生产和出口基地,而且占据全球钟表四成产量,飞亚达、天王、依波、时运达、霸王、东方星……这一个个响当当的钟表业品牌,都来自深圳。

  深圳钟表业之所以能够成为国内同行之翘楚,与其产业的高度聚集、品牌优势等因素密切相关。雷竞技深圳钟表行业中,信息、人才、设备、资金等行业发展所需的各类要件高度集中,知名品牌群同场竞技,不断推动着该行业迅猛发展,领跑全国。

  如今的深圳已成为中国钟表名牌的聚集地,雷竞技有钟表企业近1000家,并有几百家配套齐全的上下游钟表企业。深圳制造的品牌钟表已进驻中国各主要城市的商业网点、百货公司。全国最大的钟表市场——深圳钟表市场,以及去年开业的国际钟表市场,都在深圳华强北商业圈里面。“产业集聚是深圳钟表业发展的最明显特征和优势。”深圳钟表行业协会秘书长朱舜华曾这样描述深圳钟表业的发展情况。随着深圳钟表市场自身产业链条的完善,以及深圳商业圈的西移,从1994年开始,深圳的钟表集散市场逐渐地转移到华强商业圈。在赛格和振华路的深圳钟表市场,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配件市场。“在市场里面,你就可以买到钟表内部的任何一个零件。”

  深圳钟表业一面扩大国内市场份额,一面也积极进军国际市场。深圳的钟表企业除为国外品牌生产配件外,还研发自创品牌,向海外扩军。深圳钟表出口数量大、国家多,美国、德国、日本、印尼……几乎每个国家都能找到深圳制造的钟表。

  在国产钟表中,“深圳制造”无论是销售量还是销售额均占广东省近七成,产量占据全国半壁江山。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以深圳为龙头的珠三角钟表行业,汇聚了中国钟表行业九成的产能。

  据深圳钟表行业协会的统计资料显示,至2004年年底,深圳共有钟表企业近1000家,员工近20万人。深圳钟表行业产值为126亿元,比2003年增长了9.56%,去年深圳钟表产量为9.3亿只,其中出口8.8亿只,出口值11.5亿美元,出口量和出口值占全国的55%和57%,预计今年深圳钟表业产值将达138亿元,出口值将增加到13亿美元。

  虽然一个个“闪亮”的数据表明,深圳钟表发展迅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占据重要地位。但目前,大部分深圳钟表企业还是停留在加工制造企业的角色,对核心技术并没有掌握。

  中国是钟表行业制造大国,但还不是钟表制造强国,这主要是从品牌的角度来说的。“国内的品牌现在都还比较弱小。在中国钟表前20名知名品牌的评选中,中国上榜的钟表品牌只有5个。”在谈到钟表品牌问题上,飞亚达总经理徐东升这样说。

  在香港贸易发展局做的一项关于国内手表状况的调查中显示,国内市场十大著名手表品牌中,九个都被国外品牌占有,其中大多数是瑞士和日本的牌子,欧米茄以13.68%的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国内手表企业中,只有飞亚达一家上榜,并且它的市场占有率只有3.24%。

  而在一项关于“国内手表市场品牌价位和消费群体分布状况”的调查中显示,国产知名手表的目标人群仍是主要属于“工薪阶层和具有稳定收入的一般消费者”,价格多在1000-2000元左右。价格在5000元以上的手表,多是瑞士品牌一统天下。

  事实上,深圳钟表业更多的是体现为一个集散市场。由加工到贴牌,钟表业上下游的所有生产环节在深圳这里集聚。虽然中国手表产量占了全球的70%以上,可销售额却只有全球的10%多一点。由深圳走向世界的钟表,很多情况下是出厂价1块多钱人民币的电子表、10块钱左右的石英表,以及不超过50块钱的机械表。

  从产品档次来看,我国生产的手表大多是低档产品,这也是目前深圳钟表行业的现实。朱舜华举例说,如果把世界手表产量按数量比例叠加起来,可以看到是呈现一个金字塔的图案。金字塔塔顶是高档、豪华产品,其数量只占3%,这其中主要是瑞士品牌;高中档和中档产品处在金字塔中部,数量在25%左右,属于这部分的是一些瑞士品牌和大多数的日本手表;其余72%都是属于低档产品,这些分布在金字塔的下方。目前的状况是,中国的钟表处在金字塔基座部分。

  “虽然深圳钟表已经是国内霸主,但是从品牌来看,整个中国钟表都还无法跟瑞士、日本相比。我们要走的路子还很长”,徐东升说。

  目前中国钟表已经进入一个瓶颈期:一方面,国外钟表通过品牌战略,附加值高,占据了行业的高端市场,虽然产量只占全球的20%多,但销售额却占到全球的70%以上。另外,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的提高,通过劳动密集型加工,赚取低附加值的中国钟表,必须寻找新的出路。“前进的路很艰难,但深圳钟表仍然有可为之处”。谈到深圳钟表的未来,飞亚达总经理徐东升显得很乐观。

  这几年,关于深圳品牌建设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受到业界的关注,飞亚达、天王等深圳钟表日益强化对自身品牌的提升开拓。飞亚达总经理徐东升说:“目前,业界在应用科技、新材料、新工艺方面逐渐加大了投入。在外观件的加工生产能力方面,深圳钟表业已经处于中国的最高水平,但与瑞士、日本拥有核心技术的国家比,仍有非常大的差距。”

  2004年4月28日,中国钟表行业职业培训中心哈工大(深圳)培训部揭牌。哈工大机电工程学院是国内唯一设有计时仪器本科专业的大专院校,培训部的揭牌迅速实现了校企合作的“强强联合”模式。此举不仅有利于培育本土研发队伍,也有利于提高自有知识产权产品的竞争力。

  作为钟表行业未来发展的重大项目,经过三年多的论证和筹备,深圳市钟表集聚基地移师深圳市宝安区公明镇,并在今年8月26日正式举行签约仪式。基地规划占地160万平方米,将为行业的应用先进适用技术和高新技术、品牌战略的实施提供积极的支持和保证。

  此外,深圳与香港方面的交流也在增多。据香港贸发局消息,一个为深圳和香港钟表企业服务的民间协会——深港钟表业联合商会,马上就要成立。

  未来几年,深圳还将筹建“深圳市钟表高精密零部件加工中心”,这将对深圳乃至中国的钟表行业的发展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走低质、低价、以量取胜的路线,不利于深圳钟表业的长远发展。深圳钟表业亟待产业升级。深圳钟表业界人士认为,“深圳钟表业最终还是要走品牌之路。一方面,要通过强化自己品牌出口的能力,以低价占据世界市场,显示自己钟表制造的水平;另一方面,鼓励有能力的钟表制造企业通过资源整合、收购兼并国外的顶级品牌。”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现在深圳钟表业最大的困难,是整个行业环境在恶化,不是要扶持几个大企业就可以解决的。现在要做的,是要营造好的氛围,让广大的中小民营钟表企业能良性发展,它们才是深圳钟表的根!”

  朱舜华(以下简称朱):深圳是全球最大的钟表制造基地,深圳钟表业是深圳建市以来,在传统产业中起步最早、发展最成功的产业之一。目前深圳钟表及配件的年出口量占全国的50%以上,占国际市场的45%以上,每年内销量占国内市场的55%以上,多家深圳钟表企业已经成为中国钟表行业的龙头企业,深圳的品牌产品已经在国内占据了优势地位。

  朱:研究瑞士跟日本钟表行业所走过的路子,对国产表来说,有很多的借鉴作用。瑞士钟表行业经过了几百年的技术研发和积累,在品牌建设上做得很好。而日本表的精髓则体现在借助大规模的科学设计研发上,它们的表科技含量很高。国产表要突围,不能走跟它们完全一样的路子。我们可以重点在工艺设计上进行创新,这样做,可以缩短和瑞士、日本等钟表的差距。深圳集聚了钟表整个行业链,是一个加工制造基地。深圳钟表应该走出追求低附加值、低层次竞争的状态。努力塑造品牌,打造高附加值,体现品牌竞争的优势。

  朱:目前深圳钟表业的不足在于缺乏核心技术和专业人才,生产成本偏高,研发能力不足,缺乏国际品牌等等,深圳钟表要继续前进,就要从以下方面进行改进:

  一是要加强创新服务,建议设立行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解决企业发展中的共性问题,在制度创新和产业整合上探讨新的发展模式;

  其次,要调整钟表业的技术结构、产品结构和劳动力结构,围绕钟表品种、质量、企业效益等重点,加大技术改造力度,采用高新技术和先进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提升其技术水平,提高劳动生产率和投入产出比,提高产品技术含量、降低能耗,增加产品附加值;

  最后,要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政府到位进行推动;通过在行业鼓励技术创新、管理创新、营造环境等手段,多管齐下,达到钟表产业改造提升的目标。

  朱:钟表业要把握中国加入WTO的机会,吸引更多外资在深圳投资设厂,维持目前中国生产和出口基地的绝对领先地位,让深圳能够继续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加工生产基地。此外,在钟表行业内,推动高新技术和先进技术的应用,吸收先进制造技术,坚持在产能不变的情况下,使钟表产品往高附加值方向发展。

  我们还要建立面向行业的公共技术研发服务平台,引进先进适用技术和先进设备,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和企业管理市场营销能力;强化IT科技和其他先进适用技术快速在钟表行业应用。

  今年,我们深圳钟表业正在向首饰化、多功能化、微电子化的方向过渡,并继续向高附加值方向发展。围绕深圳,我们要建立强大的钟表产业群体,保持深圳钟表业在国内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和在国际市场的生产加工基地地位。

  1994年6月14日深圳市贸易发展局批准成立“深圳市钟表配套市场有限公司”。

  1994年12月23日由深圳市钟表配套市场有限公司经营的深圳钟表配套市场正式开业。

  1995年10月11日深圳钟表配套市场晋升为国家级专业市场——“深圳钟表配套中心批发市场”。

  1999年10月飞亚达推出“千禧之光”金钻表并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其中,编号G001.2000的男表以101800元拍卖,创国产表拍卖纪录。

  2003年深圳钟表协会被广东省知识产权局确定为“知识产权保护”试点单位。

  2003年深圳钟表协会创办每年一届的“中国钟表高峰论坛”,组织云集业内专家和国家级经济学者探讨中国钟表行业发展大计。

  2003年10月15日飞亚达“神舟”表与杨利伟一起搭载神舟五号进入太空,成为中国第一只航天表。

  2004年中国(深圳)国际钟表珠宝礼品展通过全球展览协会UFI认证,协会成为UFI会员。